您现在的位置:珙县共青团>> 青年家园>>正文内容

青年家园

莫让农村老人成为一个个孤岛

  今年以来,公共事件里多闪现着老人的身影:5月15日,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特大道路交通事故,中老年旅行团中35人死亡11人受伤;5月25日晚7时55分,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一家名为康乐园的民办老年公寓发生火灾,造成38名老人死亡6人受伤;6月1日21时28分左右,“东方之星”翻沉长江,船上乘客多为老年旅游团成员……悲剧令人心惊,但银发浪潮下,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或许更为严峻。(6月14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

  一个尊老慈幼的社会,每个老人起码都能彰显生命的尊严。

  当我们把目光投进城市的多棱镜,观照城市老人养老困局的时候——在更为辽阔的中国农村,养老问题可能更为繁冗棘手。国务院参事马力曾在北京大学第八届中国老龄产业高端论坛上透露:在城市,领取退休金的人群大概占86.8%,而农村领取退休金的人群仅占18.7%,大量靠的是家庭和土地养老。民政部的数据显示,在我国940万无法自理的老人中,农村占了746万。

  即便如此,农村老人仍要“活到老、劳到老”。日前,在上海财经大学举办的“老龄社会公共政策挑战与治理创新”国际论坛,发布了《2014中国农村养老现状国情报告》。报告显示,54.6%的农村老人还在从事职业性的劳作,比如在田里干活或者其他劳作,几乎所有的老人仍然从事一定程度的家庭劳作。因此,“一位68岁老人为了50元钱,徒步拉车走上百里卖麦秸”等故事,是并不算鲜见的悲怆现实。

  农村养老面临的现实问题:一是钱,二是病,三是亲情赡养。某种意义上说,这三者其实纠葛在一起。因为没有钱,所以害怕病;因为害怕病,所以离不开农村;因为离不开农村,所以二元格局下无法进城享受亲情慰藉。调查显示,四成多的农村老人喜欢的养老方式是与子女同住,但无论中东西部,都有六成以上的农村老年人不愿意进城养老。这除了生活习惯,更多是经济考量。数据显示,在农村,近四成老人患高血压,两成老人患颈椎、腰椎病,近五成的农村老人每天都需要吃药。新农合报销比例不低,但只能在户籍地参保和报销,移居城市,则意味着贫病无依。如此一来,农村户籍的老弱病残,谁敢去城市投奔子女?

  截至2014年年底,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已约有2.12亿。于此背景之下,公立养老机构“一床难求”之激烈,把春运甩出好几条街:以北京为例,最火的北京第一社会福利院,号称“排队需要100年”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农村老人想要在捉襟见肘的公共养老资源中分一杯羹,恐怕更是比上蜀道还要艰难。此外,农村养老的压力,更在于传统家庭养老模式土崩瓦解,而契合市场经济的农村养老模式又没能构建起来。于是,当中国农村半数以上的老人处于空巢状态,他们与她们,就像那些湮灭于时间罅隙的村落,最终成了一个个荒凉的孤岛。

  一样的老人,两般的命运。旅游路上的不堪与风险,固然是银发经济中的短板;但在人丁寥落的农村腹地,更多老人还在生存的路上飘零。赡养老人是家庭义务,亦是公共责任。有一点是肯定的——每个老人都该被惦记着,无论他们贫穷或富有,无论他们来自城镇或农村。(邓海建)